作者|高桂惠(本刊編輯委員,前政治大學中文系教授)

 

近日和一些博士學生碰面,有些已經畢業將近二十年了。早期畢業,工作順利,一位在私立大專院校擔任主管,感慨最近一些博士已經取得學位五、六年,仍無法順利找到專任教職,一直兼課的處境,導致身心狀況有點異常,校長要他出面處理。

面對這世代的問題,臺灣高等教育有許多調整措施,其中一項是縮減研究所招生名額,尤其是博士生,有些學校的研究所甚至成為退休人士的進修班。

這讓我想到上個世紀初魯迅〈孔乙己〉作品中的主角。失去了科舉,他只能穿著長衫,在短衣幫的人群中討一口酒;他偷書被打斷了腿;他教導小孩學習寫字遭到嘲笑;他帶著古怪腔調為自己辯護;最後還賒欠酒錢,不知所終。這種生命的丑角化、殘缺及負債,一個世紀之後,似乎仍以不同的形式活生生的上演。

※      ※      ※

幾年前,好萊塢動畫片《埃及王子》描繪了摩西在埃及王宮成長、學習的生活。至於出埃及、過紅海、經曠野,在動畫中篇幅相對少了許多,焦點放在埃及王宮。

其實,摩西在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前,面對同胞對他的質疑:「誰立你作我們的首領和審判官呢?難道你要殺…

參與深度思考運動,註冊成為支持者

登入 成為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