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敏儀(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學系助理教授)

 

二○一五年六月,美國最高法院以5比4的票數,裁定同性婚姻合法後,保守福音派領袖杜布森(James Dobson)在一個福音電視節目上說:「這個決定不單是關乎同性婚姻,……,這是關於整個文化戰爭。它關乎公立學校和大學校園、經濟、商業、軍隊、醫療──這關乎所有。這決定使我們在這個文化戰爭中全軍覆沒。同性婚姻不過是其中一部分,但它會觸及每一角落。」[note]http://www.christiantoday.com/article/weve.lost.culture.war.over.gay.marriage.says.james.dobson/72544.htm.[/note]

杜布森的悲觀,或許反映一些傳統福音派人士,對失去道德話語權感到非常沮喪。葛森和吳納在〈在同性婚姻合法的世界裡,基督徒如何才能興盛?〉一文說,這場「文化轉移」或會令某些群體為捍衛價值而發動抗爭。正如美國肯德基州官員戴維斯(Kim Davis),去年一度因拒絕簽發婚姻證書予同性伴侶,甘願「為信仰」入獄一樣。

另一方面,在文化戰線失…

參與深度思考運動,註冊成為支持者

登入 成為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