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伍潘怡蓉

 

在今日世界,高漲的個人主義使自由和意願,成為個體在社會生活和選擇的最高理據。激進的個人主義更強調,不應該壓制個別的價值取向,或任由一種超然的意識型態界定該價值取向的好、壞、對、錯。例如,性傾向和婚姻屬於個人的私領域,因此,社會應該尊重多元差異和個別訴求。差異的突顯固然展示了社會的多元性,但若是缺乏真摯的對談與協調,群體之間不但無法和諧共處、同創共善,反而耗盡資源在拉開彼此的距離、將自己的世界觀絕對化、否定對方的價值和人性,最終在社會中造成對立、衝突、分割、矛盾和撕裂。

自從荷蘭在二○○一年成為世界上第一個使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同性婚姻於多個歐美國家亦逐漸合法化。基督徒與教會面對很現實的衝擊,[note]〈加拿大同性婚姻合法化對教會的啟示〉,性文化資料庫,https://hkscsblog.wordpress.com/2014/06/12/加拿大同性婚姻合法化對教會的啟示/comment-page-1/(瀏覽於2016年7月5日)。[/note]他們不單要思考如何在公共空間闡明、詮釋基督教的婚姻觀,在實踐真理的公共生活中,也要防範因不慎言行所造成的誤解:被指責侵犯他人的自由選擇、加深社會的不平等,或甚至被控告歧視、壓迫、欺凌同性戀者。只不過十數年時間,性別和婚姻議題的發展更趨複雜,遠遠超越同性、異性爭議。社會相繼提出多元性別論述,並倡議認可多元家庭組合與合法性,性別劃分已不再限於身體構造和生理差異,性別建構也不只是文化的塑造與外界的影響,性別可以完全基於自我的認定與定義。[note]Greenwald, Dan, Hillsboro High School students stage walkout in dispute over transgender student. Kmov.com. (2015, September 1)http://www.kmov.com/story/29926467/hillsboro-high-school-students-stage-walkout-in-dispute-over-transgender-student(瀏覽於2016年7月5日)。[/note]這些論述進一步挑戰教會對真理的見證和宣講,教會置身於多元的現代社會中,面對急遽轉變的文化,要如何心意更新地見證基督復活的生命,和宣揚祂恩典的福音?

同性婚姻合法化為大趨勢

筆者於二○○七年在比利時讀書時,常在不同的場合見到出雙入對的同性伴侶,顯出恩愛與親密的幸福圖畫。原來,比利時早於二○○三年成為全球第二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之後幾年,歐洲許多國家,例如挪威、瑞典、葡萄牙、冰島、丹麥、英格蘭、法國、盧森堡、蘇格蘭、芬蘭、愛爾蘭等,…

參與深度思考運動,註冊成為支持者

登入 成為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