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書蘊(目前就讀於輔大心理系)

 

沒有什麼時間紀念你

連唯一能參加的禮儀

都被英文報告討論

硬生生擠掉了

也是 你受苦的時候

我一向都是不了解 也是無知的

不懂得分擔(也分不了)

不過 卻因為一些事

我有幸能與你的受苦有分

有人說天主教太看重受苦了

我卻覺得

受苦的重要性不能比復活高或低

為什麼慶祝復活節

受難卻顯得隱晦 被逃避

我是不喜歡受苦的(誰喜歡?)

為考試受苦 我願意

為愛他人 我卻不願意

為愛你 我也找藉口開脫

希望我真的覺得

跟著你一起受苦

會是我的榮耀跟福氣

而且跟你一起受苦 不是真的苦

因為你說:「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太十一30)…

參與深度思考運動,註冊成為支持者

登入 成為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