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陳宣信(做光做鹽任勞任怨的小小公務員)

 

近年來在台灣社會,「公務員」這個身分,或是所謂在「公家機關」工作,似乎成為被熱烈討論的議題,外界總是拿最高標準檢視著我們。如何在民眾的期許與自身的工作中取得平衡,是一項不容易的挑戰。

我大學及研究所讀的是法律,但我沒有走上傳統法律人的路,而是選擇進入體制內(政府),且特別去勞工行政的領域。我所在的機關,是直轄市政府的二級單位,也就是在最基層的單位擔任最基層的人員,服務著台北市最弱勢的兩種族群──身心障礙者和外籍勞工。我的同事每天說著不同的語言,有台語、華語、印尼語、英語、越南語、泰語、Tagalog(菲律賓方言),甚至是手語;服務對象有仲介(公司)、雇主、雇主家人或關係人、被照顧者、來自不同國家的外籍勞工、想聘僱外籍勞工的市民朋友、與外勞相關的NGO等!而我的工作內容主要有兩部分,其一是包山包海的行政工作,舉凡研考、綜管、內控,不論是年復一年例行性的,或是隨政府施政偶發的,都得不停地交報表、填表格、蒐集及回覆資料等;另外則是業務類的工作,處理雇主與外勞及仲介的勞資爭議、辦理外勞休閒文化活動、執行及管理中央各項…

參與深度思考運動,註冊成為支持者

登入 成為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