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2009年7/8月號舉辦譯文甄選活動,經過徐成德、吳秀蘭、黃從真、郭秀娟四位評審評定後,入選者為:首獎:李岱諭 貳獎:林月清 參獎:從缺

 

Grace at Evening

For all the beauties of the day,

The innocence of childhood’s play;

For health and strength and laughter sweet,

Dear Lord, our thanks we now repeat.

Grant, when the shades of night shall fall,

Sweet be the dreams of one and all;

And when another day shall break,

Unto Thy service may we wake.

(Edgar A. Guest)

※      ※      ※

詩評(一)

作者|吳秀蘭(台北市大同高中退休英文老師)

 

詩的題目,就像住屋的門面,予人先入為主的觀感;也像電影的片名,譯得好,會吸引人去看,而且得知電影主題為何;譯得不好,會讓讀者不知這葫蘆裡賣得是什麼藥。這十八篇應徵文稿中,有三位沒譯題目,殊為可惜。

大部分譯為〈晚禱〉,或〈夜晚謝恩〉,都能傳達原詩滿腔感恩的心境。有位譯成〈向晚和氣〉,還特別加註和合本歌羅西書四6 grace也是這樣翻譯,但那兒是說言語要帶著「和氣」,好像用鹽調過;在此詩中,如此翻譯,似乎和中文語法習慣不甚搭調。

Grace的原意有gift的意思,就是不用勞力賺取,白白得來的禮物。就像經典詩歌〈Amazing Grace〉,譯成〈奇異恩典〉,既通俗又貼切,流傳甚久。

還有字不能譯錯,這是最基本的條件,若犯了這樣明顯的失誤,其餘則不足觀矣。例如第二段首字grant,有人譯成「偉哉」,大概他把它看成great。記得以前有篇英文作文題目:「How to be polite?」有學生看成「How to be police?」洋洋灑灑寫了一大篇如何當警察,顯然這篇文章,文不對題,不予計分。還有人譯成「襲」,就更讓人一頭霧水。

有人習用較「文言」的口吻翻譯,如「吾等(我們)」或「唯願(企盼)」顯出其厚重感,只要前後文氣一致連貫,倒也不錯。但有些意譯,且誇示,就不甚妥當,如第二段2、3行,有人譯成「夢境的瑰戀,也跟著旋轉不停」,這與原文未免出入太大了。

還有第一段第二句,這兒我以為並非指「過去時間」的童年純真,而是指「目前、現在」,作者所觀察到的孩童天真無邪的歡笑,令人安慰感恩;因為原詩是以「一天」為單位,從白天所見到的一切,到夜晚他獻上衷心的感謝。

有人為配合原詩的「韻腳」(rhyme)如day、play;sweet、repeat;而譯文也用押韻,如「……笑盈盈……感謝相迎」,「夜幕低垂……美夢相隨」,但這樣勉強行來,就會與原詩的精準度有落差,畢竟譯文要做到「信達雅」的地方,常是很難兼顧。

最後,末段的service,翻譯時較讓人舉棋難下。因為它一方面有服務、服侍的意思,另方面也有崇拜、敬拜等儀式的意思。在本詩中,我以為是指對神、對人的付出奉獻較接近。因為詩人(Adgar Albert Guest)本身是「共濟會」(Freemasonry)的忠誠會員,極為熱心宣導人道主義,社區工作等公益活動,詩人各有身分,也各有心胸,他一定會強調「人生以服務為目的」的價值觀,其實這也吻合基督教信仰的理念──愛是一切的總綱,要愛神、愛人,甘心樂意與人分享這福音的好處。

※      ※      ※

詩評(二)

作者|徐成德(資深譯者)

 

這次的徵文有兩個常見的問題,一是過度詮釋,一是沒有注意詩的形式。「忠實」永遠是翻譯的重要法則,即使翻譯詩作也是如此。忠實當然不是指字字照譯,而是能「亦步亦趨,如影隨形」,呈現出原作的精髓。這次有很多譯文為了意境優美而擅自發揮,更動了原意。初學者應該從「馬步」,也就是從文章的「忠實」作起。

另外,徵文是一首短詩,翻譯也應該考慮原詩的形式,用短句翻譯(當然,形式不總是可以兼顧,例如用英文譯中國古詩),而且這一首並不難作到。有不少譯文把句子譯得很長,贅字太多,失去原來的韻味。

最後,歷屆徵文常常出現的問題依然是「不文不白」的翻譯。有些譯者為了營造古意,想要譯成古詩,但中間又夾雜非常白話的句子,反而更彆扭。除非古文底子好,不然還是譯成乾淨的白話文更理想。

※      ※      ※

首獎

晚禱

譯者|李岱諭

 

因著今日事物美好,

往日孩提的天真無邪;

因著身強體壯與甜美歡笑,

親愛的主,我們再一次獻上感謝。

 

夜暮低垂之時,

賜與我們美夢相隨;

黎明破曉之際,

叫我們以服事的心甦醒。

※      ※      ※

貳獎

晚間謝禱

譯者|林月清

 

為這美好一天,

為著稚童嬉戲的純真,

也為康健、力量、與歡聲,

親愛的主,我們再次獻上感恩。

 

當天色拉下夜幕,

求主賜我們甜美的夢;

當明日破曉時分,

我們欣然醒起事榮尊。

 

 

 

Photo by Marcos Nascimento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