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礽福

 

我的好,要裝的

我想說,我常常是個假冒為善的人。

我這個人不壞,卻不是特別好;不是沒有愛心,卻無法大慈大悲。而且,有誰邪淫我不邪淫呢?有誰貪慕虛榮我不貪慕虛榮呢?有誰䜛言妄語我不䜛言妄語呢?但我再說,我這個人不特別壞,但該有的劣根性,我都有,不逐一數點了。

偏偏,我信奉了一個強調公義、慈愛、聖潔的基督教。我對信仰,大抵上是真誠的。說「大抵上」,是因為信主最初十多年我都在想:做好人那麼艱難,還要不要信主?最後,我還是決定繼續相信,並且念了神學,當上傳道人,不打算叛教。但走到這一步,當上教會領袖,將來有沒有可能因「工作需要∕需要工作」,明明已不信,還要不信裝信,裝信裝到老,裝信裝到死,活脫脫成了一名「吃教者」呢?這,還是有可能的,所以防我之心不可無。

信了主,明明沒那麼多愛心,但按著教會的教導,我也參與一些義行善舉,卻難免嘀嘀咕咕。譬如說,團契探訪獨居老人。我真的關心老人嗎?有一點點,但不算太多,起碼平常不至於很想探訪他們。探訪時,我一定「交足戲」(賣力演出),表現出無比關懷;而對他們說話時無限次倒帶重播,雖然不耐煩,神遊太虛,卻仍能露出…

參與深度思考運動,註冊成為支持者

登入 成為會員